维生素C对预防病毒感染的作用
  • 作者:dylhkj
  • 发表时间:2020-02-12 14:20:38
  • 浏览:

最近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流感疫情严重,这里对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这次新型冠状病毒,使我想起2003年的SARS病毒,当年描述SARS病毒同样是 “新型冠状病毒”,那时我还生活在香港,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这篇我尝试归纳过去几十年对一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营养补充剂的研究,希望对大家有帮助。这种营养补充剂就是维生素C。

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人类是少数动物中不能自体合成维生素C而需要从食物中补充的,其他(灵长类、蝙蝠和天竺鼠等也不能)大部分动物都可以“自食其力”体内转化生成维生素C,这个是进化的问题不是今天的重点。但网上有一段在80年代录制已故的Dr Cathcart医生的演讲,他的观点我觉得还蛮有趣的,Cathcart医生使用高剂量维生素C不是一般的大胆,下文会提到。他在演讲解析为什么猫猫狗狗可以乱吃地上的脏东西而不会生病,很可能是动物自体生成的维生素C保护了它们,猫猫狗狗患上感冒的概率也比人类低很多(接近不会患病),不是感冒病毒只“眷顾”人类,他的解析同样是动物体内的维生素C起了作用。好吧,这是老大夫的经验之谈,好像也没有找到科学依据,信与不信在于你了,但我接着说的都是有根有据,引用的参考资料在文章后面有清单。

谈维生素C首先不能不提已故化学家和维生素专家鲍林博士(Linus Pauling)。他是史上唯一独自获得过2个诺贝尔奖的牛人。但鲍林博士对我们最大的影响,可能在于他使大众都意识到补充维生素C的重要性,了解到维生素C能够增强免疫系统的能力。鲍林博士认为每天摄取1克到2克的维生素C可以减少患感冒的机会,当患上感冒时维生素C可以加速康复的时间。

除了鲍林,也有功能医学医生(Dr Atkins)也从临床经验得出,每天补充1克维生素C可以减少20%的感冒持续时间,很多时候一天就可以好转。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Hemila博士于2013年对63篇文献的meta分析,包括了29项临床实验涉及11306位受试者,结论是成年人服用维生素C感冒持续时间缩短8%,儿童中减少14%,定期服用维生素C也可以减轻感冒的严重程度。感冒和流感虽然都是病毒感染,但毕竟是不同的病毒,对身体造成的影响也不一样,那维生素C在其他病毒的作用又如何?

刚才提到动物,那就从动物实验说起,有研究指出,最少超过148项动物测试证明维生素C可以预防或减低因细菌、病毒的感染。2006年的一项动物试验(Li W。, et al),受甲型流感感染的小鼠(基因改造过,自体没有维生素C),免疫系统需要维生素C才能产生有效的免疫反应对付并发性的肺炎。

那维生素C在人体是如何起作用的呢? 一般人身体在任何特定时间内,维生素C在70 umol/L水平就饱和(Levin M. 1996),意味着健康的人一天摄取200mg的维生素就可以达到这个饱和点(就是摄取再多也没有用),美国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指引也认为健康的年轻的非吸烟人群,每天400mg维生素C便到达饱和点。 但这是针对“健康”、“年轻”和“非吸烟”的人,病人和老年人特别是受感染的人或慢性病患者可不一样。怎样知道? 首先得说明,摄取维生素C虽然很安全,但进入人体的所有东西都有个极限(包括白开水),超过安全极限就会产生不同的副作用,维生素C也不例外,上面提到的Cathcart医生的临床经验(治疗超过9000病人)是,口服维生素C,健康人的上限是4到15克一天,超出这个度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 拉肚子,但停止服用几个小时后就可以回复正常(Hoffer A.2008),但轻微感冒病人对维生素C的耐受度却是每天30克到60克,中度感冒的病人再增加到60克到100克,重度感冒的病人一天服用100克的维生素C不会出现腹泻!那受感染的病人对维生素C的耐受大大增加原因是什么呢?

其实当身体受感染(感冒、流感和其他细菌和病毒感染)后,免疫系统便活跃起来,白细胞(吞噬细胞Phacocytes)的数量会增加并分泌大量活性氧(ROS)对抗细菌和病毒,但活性氧在对抗病毒和细菌的过程中,同时在伤害人体的细胞(氧化应激反应),维生素C是水溶性抗氧化剂,在保护细胞免受损中,大量的维生素C会被氧化并消耗掉。 疾病使到细胞的维生素C水平下降,补充维生素C可以重建细胞的维生素C水平。

除了作为抗氧化剂减轻感染期人体的氧化应激反应外,维生素C还跟人体免疫系统协同作战,可以激发免疫系统的所有功能,特别是各种类型的白细胞,白细胞在维生素C充足的情况下工作效果最好。例如维生素C会使到白细胞增加分泌干扰素(Interferon),干扰素可以减少细胞受到病毒感染(Kim et al. 2013)。白细胞内的维生素C水平是血液中的80倍(Evans R 1982),间接说明维生素C在免疫系统中的重要性。

协同人体免疫系统对抗病毒外,维生素C本身也具有抗病毒功能,可杀灭体外游离的流感病毒,也能杀灭体外培养细胞内的流感病毒(Jariwalla and Harakeh, 1996)。 国内学者的研究也同样证实这一点,2012年《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刊登的一项体外测试研究显示,维生素C可以杀灭病毒,其效应与剂量相关:2.5 mmol/L的维生素C可杀灭约90%的流感病毒,20 mmol/L的维生素C可杀灭所有病毒。在病毒感染12小时内,维生素C杀灭病毒的效果最好,如果在4小时内,基本可以清除所有流感病毒,但当受感染后期维生素C杀灭病毒的效果就变差了。这说明不能临急抱佛脚,病急才开始服用维生素C,应该健康正常的日子每天补充维生素C,这样病毒就可以被消灭于微时。

上面是动物实验、体外细胞实验加上知名老大夫的经验之谈,但临床试验也不缺。1994年的一项双盲对照组临床试验(Hunt C. 1994),54位感染了急性支气管炎和肺炎的年长病人,入院时所有病人血液中的维生素C水平都偏低,35%的病人甚至只有11umol/L,这是什么概念?血液中维生素C水平停留在这个水平意味着坏血病(Scurvy),正常人每天摄取不足10mg才会掉到这个水平(一个较大的橙子约含100mg维生素C),所以测试证明急性支气管炎肺炎病人体内的维生素C大量被消耗了(也可能病人平常摄取维生素C极低),受试者入院后每天口服补充200g维生素C补充剂,尽管剂量其实很少,但4个星期后,受试者(服用维生素C)的一组的病情(咳嗽、呼吸困难程度和胸片检查等)比对照组大有改善,研究人员总结临床试验人数虽然比较少,但结果证明尽管补充小量维生素C在临床上对支气管炎肺炎有帮助。

除了口服维生素C外,也有国外医生通过静脉注射或输液的方法使用极大剂量的维生素C(较温和的sodium ascorbate形态不是酸性的ascorbic acid,但效果类似的)对付病毒感染,例如上面提到的Dr Cathcart和另一位维生素专家Dr Hoffer。但输液或注射大剂量的维生素C对临床医生是个难题,因为医学院没有教过,使用的剂量没有医疗指引,医学研究对使用大剂量维生素C正反两面的观点都有,而且尽管维生素C是极其安全的物质,但剂量过度,器官例如肾脏和胰脏等衰竭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主流医学的医生一般不会使用高剂量维生素C作为治疗手段。在新西兰2010年8月一个电视真人秀式的时事节目Living Proof,讲述了一位新西兰大叔通过注射维生素C死里逃生的故事(Brighthope I。 2011)。大叔是个牧场农夫名叫Alan Smith,感染了H1N1猪流感,在ICU治疗无效,医生一致认为返魂乏术,需要拔掉协助呼吸的仪器让他安息了,但大叔的家人不愿意,要求医院对大叔静脉输液大剂量的维生素C,医院不同意,但家人吵吵闹闹,医院最后还是同意了,每天给输液100克维生素C,几天后大叔神奇地慢慢好转了,肺部已经恢复到可以不需要呼吸辅助仪器了,但此时医院决定停止维生素C的输液,家人此时就急了,坚持继续维生素C的输液,医院拒绝,这么大剂量的维生素C医院之前没有试过啊,最后家人出动大律师跟医院周旋医院才就范,继续给大叔大剂量的维生素C,几个星期后,大叔就康复过来了,也没有什么后遗症,健健康康地好过来了。

还有另一个发生在美国的案例,这次没有这么戏剧性,因为是医生主动采用大剂量维生素C的,案例写成论文发表在2017年的医学杂志World Journal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 病人因为病毒感染引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20岁的女大学生寒假到意大利玩了8天领了个ARDS回来,呼吸机都无效了,出动体外膜肺氧合法(ECMO,就是把血抽出来用人工肺加氧再输血回去)。 最后医生也没有什么好方法了,也许死马当活马医,试一下高剂量的维生素C也无妨,按每公斤体重200毫克的量一天分四次输液给小姐姐,但报告没有提到具体多少量,也没有告诉我们小姐姐的体重所以也算不出来,但我按美国典型少女体重算,一天也就输了20克的维生素C。3天后血液里已经检查不到病毒了,之后维生素C输液剂量开始逐步递减,12天后小姐姐康复出院。大剂量使用维生素C的案例非常有限,负责治疗小姐姐的医生在论文说这可能是治疗ARDS的第一次。

另一个案例发生在波多黎各(Gonzalez M.2018),20岁小伙子到美国佛罗里达州旅游,感染流感病毒病倒了,病情严重体重急剧下降,医生判断可能有生命危险,决定对小伙子静脉注射大剂量维生素C,连续3天每天50克,第一天输液后病人明显回复体力,头疼也消失了,第二天输液后病人开始恢复食欲,第4天病情已经完全好转,医生停止输液改为每日3次每次2克口服维生素C另附加其他营养补充(CoQ10,多种维生素、微量元素等)。整个疗程医生没有发觉有任何副作用,根据这个案例,主诊医生建议应该把维生素C的静脉注射作为急性流感的治疗手段之一。

其实就算在美国,主流医院基本不会考虑静脉注射维生素C作为治疗手段,但有功能医学诊所一直有对病人使用大剂量的维生素C作为治疗手段,例如Riordan Clinic,该诊所甚至在其网站公布维生素C静脉输液的使用指引(IVC Protocol)供医生下载,但主流的医生还是不接受。

我们回来看病毒感染的问题,病毒和细菌同样可以感染人体(或动植物)细胞引起各种传染病,但病毒和细菌的最大分别在于,细菌是个完整的细胞,所以对付病菌的手段,可以通过各种抗生素影响细菌细胞膜的合成,也有通过制细菌mRNA的转录和蛋白质的合成,从而杀死细菌或阻挡它繁殖。但病毒不同,它没有细胞结构,只有一段遗传基因结构(genome),可以说是最低等的生物,或更准确的说是介于生命和非生命之间的一种奇特的物质形式。病毒没有生理功能不能新陈代谢,都是靠进入宿主(人类或动植物)细胞后,借助宿主细胞的生理系统复制病毒自身的的基因。所以,连细胞膜都没有的病毒,又深藏在人体细胞内,抗生素和药物对病毒是绝对无能为力的。那“无药可治”,感染了病毒性疾病不是死定?其实在大部分的情况下,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可以对抗、抑制和最后消灭病毒,一般的病毒感染的感冒和流感,年轻健康的人一般是可以不药而愈的,老年人或慢性病患者的风险就较大了。

冠状病毒(Coronavirus)是一种包膜的单股正链RNA病毒(enveloped positive-sense single-stranded RNA virus),这里就不解析了,有兴趣知道详细的自己百度一下或看参考目录的资料(Fehr and Perlman, 2015, Belouzard S. 2012),我这里说重点,维生素C消灭病毒可以用“通吃”来形容,也就是不分什么类型病毒,总之赶尽杀绝,2010年日本学者做的一项研究(Uozaki M. et al. 2010),用了3大家族完全不同类型的病毒做实验(病毒类型有大有小、有包膜没包膜、单股双股、正链负链…..全包了),维生素C(该实验用的是氧化的维生素C, dehydroascorbic acid,所以杀灭效果一定不是通过抗氧化机制)都可以把这些病毒的子孙全灭了,即维生素C使到病毒的RNA在细胞内不能再繁殖子病毒。而且无论病毒在细胞感染初期,还是后期,总之不论什么时间只要把维生素C加进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病毒再不能产生子病毒了,过程只需要2个小时,之后病毒的生成完全停止。研究人员解析,维生素C通过在细胞内的自由基或直接附在病毒上阻断病毒的繁衍能力。如果维生素C可以不分病毒类型,阻止病毒生成自病毒的话,那维生素C是否对冠状病毒也有同样效果呢?

1978年的一项体外实验(Atherton,1978),研究人员使用小鸡的气管细胞,证实维生素C在气管细胞中起码对当时已知的冠状病毒有降低感染的作用。 基于这项研究和众多其他关于维生素C抗病毒、对呼吸道感染、肺炎有帮助等有关的研究,赫尔辛基大学的Hemilia博士在2003年写一封信到学术期刊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Chemotherapy,对医学界建议,在大家对当年的新型冠状病毒(即SARS病毒)束手无策的时候,应该考虑一下使用维生素C作为治疗手段。维生素C对预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有效,因为没有直接的研究证明,我们不能得到绝对的答案。但维生素C是非常安全又便宜的补充剂,尽管只是“可能”对预防感染和减轻病情有帮助,我都建议大家不妨尝试。

顺带一提,现在坊间形形色色关于如何预防病毒的谣言都有,其他就不说了,一个说法是当年SARS期间,很多烟民都没有受到感染,吸烟可能可以杀毒云云…. 我建议还是让科学流行起来 ,而不是让谣言流传起来。吸烟增加体内的自由基,造成身体的氧化应激反应,研究显示吸烟降低血液中维生素C的浓度30%(Hunt C.1994),各位烟民还是戒烟吧。
但尽管很多证据证明维生素C,无论在预防、治疗和减轻病情上,对各种病毒感染有效果,还是有不少质疑的声音,也有研究报告指出维生素C并不能减轻感冒和病毒感染的病情,这里不再论述,有兴趣的可以看Hemilia博士2017在学术期刊Nutrients发表的论文,里面已经对这些研究和反对作出回应和反驳。
写了这么多,我想再加上一些自己的看法,做个总结。维生素C是抗氧化剂,可以舒缓免疫系统对抗病毒时引起身体的应激反应,其作用主要通过中和自由基对细胞的伤害。维生素C可以协同免疫系统消灭病毒;单打独斗也可以使到病毒无法生成子病毒再感染其他细胞。有体外研究显示维生素C无论何时介入受感染的细胞里,都一样有效,但也有研究显示维生素C在感染初期效果明显,感染后期作用就不显著了。这样貌似出现矛盾? 但从实验的数据看,维生素C的作用效果跟剂量有关系,我的猜测是:病毒感染细胞后不断繁衍扩散,如果我们一成不变,只按照Pauling大师的每天1克的剂量,在病毒先头部队刚入侵身体之时,也就是是病毒不多而且免疫系统还未受到过分刺激的时候,低剂量的维生素C可能已经足够,但当病毒不断繁殖子病毒,大军压境时,同剂量的维生素C可能就变得杯水车薪,这也可能是临床研究提到维生素在感染初期有效,但后效不大有效的原因。所以问题可能不是维生素C已经无效,而是剂量不够,这也解析了为什么在零星的大剂量使用维生素C的案例中,的确有病人奇迹地康复过来。已经有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告诉我们健康的人群和感染后的病人对维生素C的耐受是相差10倍的,但问题是多少才是适当的剂量呢?这个至今没有答案,需要学者和医学界用更开放的心态做更多的临床研究。上面对维生素C预防病毒感染的总结是医学研究加上我的“臆测”,但在看过不少的医学研究后,再加上我个人长期每天服用最少一克的维生素C(很少感冒,但感冒时我一天3克维生素C)的感受和经验,大概也不算是无的放矢吧?

最后,我们吃瓜群众可以做什么预防病毒性流感? 高剂量静脉注射输液维生素C是否有效,就留给医生们继续研究吧,我们还是乖乖地每天吃含有丰富维生素C的水果和蔬菜,但这可能还不足够,也许从现在开始每天服用维生素C补充剂是个好方法。大家不妨参照我个人的用量,每天1克,如果是缓释型的一天一次就够了,如果是正常释放的剂型,我建议一天最少两次,每次0.5到1克都无妨,毕竟维生素C又便宜又安全,但提醒一下,添加了糖或甜味剂(除非添加的是甜菊糖Stevia)的冲剂就免了,冲剂价钱不但贵而且添加的糖和甜味剂会改变我们肠道的菌群平衡(肠道菌群和肠漏的问题日后再说吧),直接服用维生素C片剂或丸剂吧。希望这个春节大家都活跃蹦跳,健健康康过个大年。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